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时间:2019-10-02 13:00:01 来源:闽南新闻网 当前位置:教育新助手 > 有声 > 手机阅读

漫威和DC电影中的英雄,往往是高大英俊、无所不能的形象。他们上天入地,穿梭于都市和荒漠之中,挽救苍生于水火。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即使身陷囹圄也总有神助攻相救,偶尔还能抱得美人归。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但是,纵然这世间千万事终是邪不压正,生而平凡的我们想要成为英雄绝非易事。当凡夫俗子的血肉之身面对洪水滔天,谁能保证会始终坚定于此,永不苟且存活?

而正有一个英雄,却连平常人都算不上。他是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提利昂出身于显赫的兰尼斯特家族,父亲泰温是国王之手,姐姐瑟曦是王后,哥哥詹姆是御林铁卫。

可他却连平民家庭的亲情都享受不到——母亲生他时难产去世,而他也丝毫没有继承族人的高大和美貌,生来就是“双腿粗短变形,脑袋大得不成比例,两只眼睛一黑一绿”的丑陋的侏儒。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即使身为名门之子,仍要承受众人的歧视和厌弃:被称作“小恶魔”;不被父亲承认自己的合法继承权;被姐姐认定是杀害母亲的凶手……身为侏儒仿佛是他的“原罪”,他的一生都要被阴影笼罩。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饱受唾弃的“half man”,在敌军兵临城下之时,在国王抛弃百姓、众人慌乱无措之时,能够镇定自若地做出战前演讲,鼓舞了原本低迷的士气,使士兵重新拿起了手中的刀剑为家人而战。最终提利昂指挥士兵完败史坦尼斯的军队,保卫了君临千万百姓。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他学富五车,智谋过人。


不同于利欲熏心的政客在混乱中寻找向上爬的阶梯,提利昂用知识武装头脑,靠自己的智谋从凯特琳莫须有的审判中脱险,适时采取调虎离山之计分辨出潜藏在身边的细作。因为生而有罪,他更能看得清世界上的一切丑恶的本质。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他被世间一次次刺痛,却报之以歌


国王外甥对遭遇不幸的布兰嘲讽奚落,他上手就是几个巴掌,命令其看望伤者;史塔克家族没落后,提利昂屡次帮助被折磨欺凌的珊莎,并在两人奉命成婚后尽力守护妻子,不强迫她委身于己;即使姐姐瑟曦从小便厌恶、中伤自己,仍然在她哭得脆弱的时候试图上前给予安慰的怀抱……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他心怀苍生,渴望挽救百姓于水火


身为贵族,他从一个傻子表亲整日砸死甲虫的无稽行为联想到底层人民活在尘埃里所遭受苦难,并为此感到悲愤哀伤。提利昂即使深受命运的捉弄,也始终拥有一颗济世之心。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正如瓦里斯所赞赏他的:“提利昂·兰尼斯特是为数不多的还活着的,能治理好这个国家的人之一。他有头脑,也有意愿。”

而事实也是如此,人们在厄运中渴盼救世主的降临,于是提利昂无数次地到来。

但人们并不是真正地信仰天主、歌颂正义,他们不想成为英雄,不想拯救他人,甚至连自救都没有勇气,只不过是希望在这个充满泥泞的世界里苟活一天算一天。

可当一切都风平浪静,谁又会劳心劳力去铭记痛苦,感念恩人?于是,提利昂从风雨中顽强存活下来,仍要回到逼仄昏暗的小房间里,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抢走他的战功,还要忍受姐姐暗杀自己未遂留下的伤口。这些伤口更是留在了提利昂的心里,永远无法愈合。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现实,一再迫害着提利昂:无辜之身被陷害成弑君的罪人,而亲生父亲要借此机会彻底置自己于死地。在审判大会上,提利昂看到了所有人的背叛:爱人雪伊将彼此的山盟海誓污蔑成卑鄙的威胁;自己曾舍命相救的百姓如今忘恩负义,站在所谓道德的高地上不辨事实,对自己加以最恶毒的诅咒。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终于,提利昂隐忍多年的绝望爆发了——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所幸,在走投无路之际,瓦里斯冒险救他逃出死神的审判,离开了徒留半生悲苦的君临城。提利昂临走之前,他潜入父亲的房间,却发现雪伊躺在父亲的床上。此刻,他心中的亲情瞬间化作一滩可笑的泡影。他含泪勒死了企图杀死自己的爱人,并亲手射杀了父亲。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而父亲死前最后的话仍是一句冷漠绝情的——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你不是我的儿子。"

从此提利昂与过往的一切彻底断绝,踏上了前往东方寻找龙母政权的漫长路途——正如古时志虑忠纯的谋士为求贤主徒步千里,去实现自己的抱负。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兰尼斯特家族是龙母所代表的坦格利安王朝的宿敌,而龙母和提利昂逾越了家族的桎梏,只看得到彼此的才智、仁义和信念。在龙母麾下,提利昂的才能终得到了赏识,他被任命为女王之手,开始为新的理想进发——向着曾经的绝望之地。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提利昂的半生浮沉,是维斯特洛大陆上众多艰难生灵的一个缩影。

“kill the boy and let the man be born”的琼恩·雪诺在经历过死亡与重生后成长为新的北境之王;在东方大陆上无数次遭遇欺骗和失败的丹妮莉丝如今带着她的龙向铁王座无悔进发;落魄过的詹姆不再桀骜,他开始寻找新的方向;席恩在背叛之后走上了漫长的救赎之路;一路跌跌撞撞满身伤痕的珊莎用冰冷的权谋武装起自己脆弱的心;瑟曦剪去了长发,把女王的残忍和野心伸向大陆的每一寸;还有长城之外,沉睡千年后苏醒的死亡势力,异鬼和夜王是人们无法想象的威胁……

而我们,都能在《权力的游戏》中体会到每一个人的喘息和心跳。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2011年,由HBO发行的《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的结尾,曾被一度认为是主角的艾德·史塔克在所有观众的惊呼中被含冤杀害。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从那一刻起,这部剧就注定成为美剧史上一座新的里程碑:“主角死得比配角快”的反套路故事、大气磅礴的史诗格局、鲜活丰满的人物形象、跌宕起伏的剧情内容还有逼真宏大的画面效果,众多近乎完美的细节让《权力的游戏》毫无异议地成为史上最伟大的美剧之一。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到2017年的夏季,《权力的游戏》已经播出了七季,我们仍然清晰地记得那些动人心魄的情节和画面——

天空中的巨龙向地面喷出燎原的怒火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海岸边繁华富庶的君临都城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野蛮粗犷的东方原始部落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荒原上结局难料的私生子之战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极寒之地里人类与死亡军团的终极大战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在血色残阳中执戟奔向巨龙的骑士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红色婚礼上史塔克家族的悲剧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铺陈了近十年的无数条故事线,所有人的命运都将在结局里得以揭示。谁能问鼎铁王座?谁能做一次救世主?谁能保卫自己的家园?谁又能最终赢得这场生死战争?

我们会在《权力的游戏》最终季中找到答案。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凛冬将至,独狼死,群狼生。

Winter is coming


一个饱受白眼带着诅咒降生的侏儒,《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恶魔”


相关文章:

有声本月排行

有声精选